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和程序研究 --以刑事诉讼法为重点
作者: 张强   发布时间: 2015-05-07 11:09:06

摘  要: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法制进程的不断推进,公民对司法公正的期待也越来越高,轻视程序公正的司法传统正在被打破。作为程序法重要内容的审限制度对提高司法效率以保障公平正义意义重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过程中能否恰当地应用审限制度不仅是当事人关心的问题也是人民法院面临的重要难题。

设置一套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标准及审批程序是恰当应用审限制度的前提和依据,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执行还存在诸多问题。作为审限制度的具体应用,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制度设置以及执行情况不仅关乎当事人的利益,也关乎司法效率的提高以及公众对司法权威的认同。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往往涉及重大、疑难复杂等特殊案件,在法律程序上要涉及期间计算、期间变动以及申报审批等环节,是程序与实体交汇对接的“关隘”,也是极易产生诉讼“疑难杂症”的地方。本文试图整合原有分散的规范,探索形成统一的标准和审批程序。为此,本文在正当程序中厘定了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概念和地位,剖析了现行法律中审限延长和扣除的构架,并通过分析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和程序在司法实践中的实施现状,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最后本文将提出了推进立法及审判工作改革等建议,为促进公正与效率,实现审限制度的目的提供有益参考。

关键词: 延长审限  扣除审限  司法公正  程序正义 预警机制


Abstract

Since the reform and openingup, with the continuous progress of China's legal process, citizens'expectations of justice are increasingly high, contempt and impartial judicialprocedures traditions are being broken. A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trialperiods procedural law system to improve judicial efficiency to ensure fairnessand justice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he court can hear the case during thetrial periods proper application of the system is not only a concern of theparties is an important problem facing the people's court.

Set an extended trial periods, the standarddeduction trial periods proper application and approval process is the premiseand basis for jurisdiction limits regime, however, extend the trial periods injudicial practice and the implementation of deduction trial periods are stillmany problems. As a specific application of the system trial periods, extendedtrial periods and deductions trial periods institutional settings, and not onlyabout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party's interests, but also related to judicialefficiency and the public recognition of judicial authority. Trial periodsextended trial periods and deductions often involve major, difficult andcomplex special cases, to be involved in legal proceedings during thecalculation, declaration and approval during the movements and other sectors,are procedural and substantive convergence docking "pass", is easy toproduce litigation "gotcha" place. This paper attempts to integratethe existing decentralized norms, explore the formation of a unified logic ofrigorous standards and approval procedures of due process in this paper in anextended trial periods and deductions determined by the status of trialperiods, analysis of existing laws to extend trial periods and deductionsarchitecture, and after trial periods extended and deductions approvedstandards and procedures for system suitability assessment, the proposedlegislative and judicial work to promote reform proposals for the promotion ofjustice and efficiency, to achieve the purpose of the system trial periodsprovide a useful reference.

Keywords: Extended trial periods   Deduction trial periods  Procedural justice
Early warning mechanism


引言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存在这样一种现象,一个案件短则七八月长则三五年不能息事宁人,当事人深受诉累之苦却鲜有有效的救济途径,而司法机关也因案件久审不决和期限延长倍受社会舆论的指责,这些现象给社会带来极大困扰,司法权威受到严酷的挑战,因而成为司法的一大顽疾。近年来,随着司法改革的推进,法院审判工作改革取得了一定成就,审限制度的实施连同司法系统内部案件流程管理的加强使得法院审判效率也有了较大提高,但是困扰社会的诉讼拖延却并没有完全消失。

时至今日,从最高法院到地方基层法院在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问题上还存在诸多问题。一方面,由于相关法律规定的模糊,致使体系严密、结构合理、标准统一的操作规范尚未完全形成。另一方面,由于司法实践中审批细则没有被很好地贯彻执行,致使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成为制造麻烦的合法理由。因此,研究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和程序就有了现实的必要性。

第一章 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概述

本章内容从审限制度的概念入手,分析审限计算的阻碍因素,对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与相关概念进行辨析,最后阐明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原因。

1.1 审限制度的概念及其意义

1.1.1审限制度的概念

审限制度即审理期限制度,是指在诉讼法律体系中,法院处理案件所占期间的制度。审限制度的具体内容包括:审限的长短、审限的起算、审限延长的理由与程序、审限的排除、违反审限规则的惩戒等。其中审限是从案件受理次日起算,到判决书或调解书送达之日为止。

审限属于诉讼法上的一种期间。所谓期间,是指诉讼法律关系主体完成某种诉讼行为的时间界限。期间分为法定期间和指定期间,而审限则属于法定期间,其法律效力及于所有的诉讼法律关系主体,因此对于审限的规定,绝对不只是“如果说强调审理时间,也只是在法官职业道德伦理层面加以强调,将勤勉作为法官的职业道德,或者仅由法院提出审理时间方面的建议”这么简单。[1]实际上,审限既然是法定的,违背它实际上也就是程序性违法。

1.1.2审限制度的意义

审限制度是我国一项重要的诉讼制度,根据古代法制史的相关研究,审限的规定始于唐。到清代时,已经形成了关于审限的长短、扣除、延长等非常严密细致的规定。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中鲜有审限制度,美国和英国的集中审理制度以及大量采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使得审判效率大为提高。新中国由于借鉴前苏联法的缘故,审限制度在1979年的刑事诉讼法中才被明文确定下来。然而,那时的制度设计已经无法满足现在的需要。因此,我国司法现代化进程中审限制度的重新建立是极为重要的一步,它对形成现代化的司法体制以及维护司法公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审限制度是程序法的内容,而程序正义是诉讼法的灵魂。在西方几百年的法治进程中,正当程序与法律职业并列被称为具有重要意义的两个推动力。[2]正当程序作为现代法律的特征之一,也是中国法走向现代化的根本元素之一,其在保障权利平等、达成权力制衡、保证解决纠纷效率、实现正当权利以及维护法律权威五个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就程序的本体而言,它要求人们遵循法定的时限与时序并按照法定的方式和关系进行法律行为。其中,时限就是指法律行为所占时间的长短。人民法院的审判活动是公法上的行为,而审判程序是法律程序中最重要、最典型、也是最复杂的,因此无论是审判本身性质的要求还是现实的需要,人民法院在审判活动中恪守时限自然是正当程序的题中应有之义。美国学者萨默斯(Summers)1974年在《对法律程序的评价与改进——关于“程序价值的陈辩”》一文中提出了正当程序的十个标准,而“程序的及时性和终结性”也位列其中。在此,遵守审限不只是正当程序的内在需要,也是外在评价标准。

                 

1.2延长审限的概念

在我国目前的法学研究中,涉及延长审限概念的论述几乎属于空白,但这并不表明延长审限的概念不值得我们研究。尽管延长审限只是审限制度中的一部分,但是其概念的厘定对于准确理解审限制度是十分有益的。

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通俗解释,所谓“延长”一是“绵延久长”,二是“向长的方面发展”。而“审限”的概念已在前文论述中基本明确,因此本文认为延长审限从静态上讲就是案件审理期间规定的更宽,从动态上讲就是将审结案件的最后期限向后推移。

1.3扣除审限的概念

与延长审限的研究现状一样,我国的法学研究中尚无扣除审限概念的任何表述。根据明代沉德符的《野获编·工部·京师营造》:“盖内府之侵削,部吏之扣除,与夫匠头之破冒,及至实充经费,所餘亦无多矣。”对“扣除”一词的的用法,所谓“扣除” 即是从总额中减去的意思。顾名思义,扣除审限就是将审限跨度内的部分时间从中减去。

我国设置审限制度的本意是为了保障法院处理案件有合理而充分的时间,扣除审限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而被置于审限制度之中。

1.4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根本原因

审限属于法定期间,这样的性质决定了它必须关注案件在人民法院处理阶段有效管控的时间。但是,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并不表明案件审判活动在顺利开展着。一方面,现实中的案件千姿百态,有些案件案情十分复杂,有些案件事实认定和案件定性非常疑难,还有的案件社会影响特别巨大,如果把这些案件与普通的案件归于同一审限之内显然是不合情理,这样就完全忽视了矛盾的特殊性。另一方面,诉讼各方由于特殊的情况,以及一些意外事件或者不可抗力的发生都会导致现实的诉讼障碍。例如,发生地震、洪水、突发大火等无法抗拒的自然和社会现象,或者是当事人突发严重疾病疾病等情况,使当事人无法实施诉讼行为等等,这些障碍不可避免地阻碍了案件审理的进程,甚至使案件无法在普通审限内审结。因此,案件本身的复杂性以及诉讼障碍的存在便成为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制度的根源。

审限作为法定期间,这种期间的开始是基于某种法律事实的发生。[3]审限的计算基于法院立案这一行为而启动,计算是从立案的次日开始到法院判决的宣告、调解书送达之日结束。以刑事诉讼法为例,刑事案件一审公诉案件审限为二个月,最迟不得超过三个月,使用简易程序的审限为二十日,二审审限为二个月。

由于审限与程序中的其他元素不同,它对行为在时间上的存在高度敏感,对时间的固定有着特殊的嗜好,以至于任何一点时间上的特殊情况都要做出细致入微的规定。但是,法院处理案件是无法与时间同步而一刻也不耽搁的。此时,面对复杂而又特殊的案件,在普通审限之外适当给予办案法官一定的宽限是必要的,也是合理的。这种宽限就是将审理期限延长或是将被“搁置”的时间扣除在审限之外。

1.5延长审限与扣除审限的关系

延长审限与扣除审限是审限制度中两个基本问题,二者互为补充。一方面,经过扣除审限后如果案件因法定之理由而不能在普通审限内审结,这就进一步说明了延长审限的必要性。另一反面,在延长审限后依然可能存在诉讼障碍,因此在延长的审限内同样存在扣除审限的可能性。因此,同一案件完全可能出现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并存的情况。  

在价值目标上,二者在规范人民法院的审判行为,保障案件按期审结,减轻当事人诉累等诸多方面有着相同的价值。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规定一方面应对着现实中的特殊案件,另一反面在抑制法官行为的随意性和随机性上也起着重要作用。

但是,二者的区别也显而易见。延长审限体现的是期间的连续,而审限扣除则体现期间的间断。根据法律的规定,二者在审批标准和程序上实则层次分明,各自形成体系。

第二章 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和程序

在上一章中,我们初步探讨了审限延长和扣除审限的原因,并通过概念的对比和分析明确了二者的内涵与外延。在本章中我们将对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标准和延长审限的审批程序这两个问题进行论述。

2.1延长审限的审批标准和程序

2.1.1 延长审限的审批标准

我国三大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根据案件性质对三类诉讼的审限做出了不同的规定,这些规定同时也包含了审限延长和扣除的一般规则和特别规则。基于审判实践的需要,最高法院于2000年颁布了《关于严格执行案件审理期限制度的若干规定》的司法解释,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案件审限管理规定》也开始实施。这些法律文件共同构成了我国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制度基础。

上述法律文件中, 审限延长和审限扣除在一审普通程序、简易程序、二审程序以及审判监督程序中均适用,但在刑事诉讼、民事诉讼以及行政诉讼中又有具体的区别,这使得审限延长和扣除制度在司法实践中格外复杂。鉴于刑事诉讼法在2013年修订成功,本文将重点讨论刑事诉讼案件的审限问题。

刑事案件延长审限的审批标准与报批标准是相同,而报批的标准依赖于刑诉法的规定,这一标准实质上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在何种条件下才可以申请延长审限,也即延长审限的适用情形,二是可以延长的期限标准。

一、延长审限的适用情形

刑事案件延长审限的情况复杂,但大体可以归纳如下:

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死刑,世界上最古老的刑罚之一,国家司法机关基于法律所赋予的权力,结束一个犯人的生命。我国现行刑法对死刑的罪名已经减少到55种,在严格控制和慎重适用死刑直至废除死刑的大趋势下,对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审限做出特别规定就体现出了国家对人权的尊重和保障。

交通十分不便的边远地区的重大复杂案件。我国山区面积广大,城乡发展极不平衡,边远地区交通通信不便是客观事实,由于文书送达和诉讼参与人到庭都比较费时耗力,在这种条件下,对交通十分不便的边远地区的重大复杂案件在延长审限上做特殊考虑是完全有必要的。

重大的犯罪集团案件。犯罪集团是指三人以上为了实施一种或几种犯罪而组织起来的共同犯罪组织。犯罪集团的特征是人数众多,犯罪时间长,作案次数多,手段凶残,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很大,同时继续犯罪的危险性也很严重,历来都是我国刑法重点打击的对象。但是在审判阶段为查清各被告人的具体犯罪性质,犯罪情节都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的。

流窜作案的重大复杂案件。流窜作案的犯罪嫌疑人流动性大,多选择异地作案,骚扰面广,社会影响恶劣等。这类案件,一般在侦查阶段抓获难、查证也难,往往给审查起诉以及后续的审判工作带来诸多困难。在审理期限上,如果对办案期限规定的过于严格就不利于打击此类犯罪。

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的重大复杂案件。所谓犯罪涉及面广指的是案件涉及人员多,地域大,范围广,而这些案件的调查取证难度自然就大,在案件审理时往往给办案人员造成很大的压力,为了完成犯罪情况的甄别认定,延长审限是比较恰当的选择。

其他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案件。

二、延长审限的时间标准

刑事案件延长审限按每次延长的时间标准,可分为以下三种情况:

延长一个月审限的。法院受理的交通十分不便的边远地区的重大复杂案件、重大的犯罪集团案件、流窜作案的重大复杂案件、犯罪涉及面广,取证困难的重大复杂案件,审理期限经首次延长后仍有需要延长的可以再延长一个月。最高人民法院受理的刑事上诉、刑事抗诉案件,经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审理期限可以再延长一个月。

延长二个月审限的。一审时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的审理期限,可以延长两个月。法院受理的二审刑事案件应当在二个月以内审结,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刑诉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可以延长二个月。

延长三个月审限的。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的刑事案件的期限为三个月;需要延长期限的,可以延长三个月。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作出提审、再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六个月。

延长审限的时间设计考虑到了案件的处理难度,这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法院审理案件时承受的时间压力,但是延长审限和可以申请延长审限的次数密切相关,我国的刑诉法对此并未做任何限制,实际上频繁的小幅度延长审限的负面影响要比一次大幅度延长的负面影响大得多。如果对大幅度延长审限也不做次数上的限制,那么在司法实践中审限制度将存在被突破的风险。

2.1.2延长审限的审批程序  

审批操作流程实际上是审批程序的具体化和程式化,关于案件延长审限的操作流程,相关诉讼法律法规均没有明确规定,只有《审限规定》做出了补充性的司法解释。

申请延长审限的时间之所以应该被关注,一方面是因为申请的时机代表着延长审限事由的出现,而此时办案法官有义务对这种可能影响案件审理的事实予以及时确认。另一方面,延长审限的申请何时提交又会影响到申请何时被批复,如果申请提交时间过晚,则有违反审限的嫌疑。

按照《审限规定》的要求,刑事公诉案件、被告人被羁押的自诉案件如果需要申请延长审限,应该在审理期限届满七日以前提出申请;被告人未被羁押的刑事自诉案件、民事案件以及行政案件都应当在审理期限届满十日前提出延长审限的申请。关于延长审限申请的审批时间,《审限规定》要求上级法院对于下级法院申请延长办案期限的申请应当在审理期限届满三日前作出决定,并通知法院。对于需要本院院长批准延长审限的,本院院长应当在审限届满前批准或者决定。

2.2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和程序

2.2.1 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

审限扣除如同在一条线上打上几个结,在打结的地方自然不会计入线的总长度。案件承办人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往往会遇到各种情形使案件暂时无法开展下去,这些情况被称为诉讼障碍。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与这些诉讼障碍密切相关,而扣除的时间标准也因这些障碍的不同而有差异。

刑事案件扣除审限的标准:

因另行委托、指定辩护人,因回避不能进行审判而延期审理的,扣除审限十日;公诉人提出延期审理建议,合议庭同意的,扣除延期审理的期间;因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证据、申请重新鉴定或者勘验而延期审理的,对需要查证核实他人犯罪行为而延期审理的扣除一个月之内的期间;对被告人做精神病鉴定的期间全部扣除;再审期间,检察院查阅案卷超过七日后的时间全部扣除。

2.2.2 扣除审限的审批程序

扣除审限的审批与延长审限的审批不同,扣除审限由于情形复杂,这些被认为是程序中细枝末节,无关紧要的东西也自然难以引起人们的兴趣。同样,在司法实践中扣除审限也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

扣除审限审批的相关规定并没有直接规定在诉讼法中,最高院的审限规定也只是明确了在何种情形下可以扣除审限,颁布扣除审限实施细则的权力被下放到各高级法院,一些中级法院甚至也有自己的一套程序要求。

在案件需要扣除审限的场合,通行的做法是由案件承办法官提出申请,其所在业务庭的庭长签字。除此之外,有些地方的法院还规定了更加详细的审批过程。但无论如何,伴随着程序权力的下放,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在这一环节被无形地放大。

第三章  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在实践中存在问题原因

本章将在前几章的基础上剖析下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及其原因。

3.1 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在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3.1.1审批标准与程序执行不严

不严格执行审批标准与程序表现比较隐蔽,一些办案法官疏于对案件审理期限的关注,未按照规定在审理期限届满十日前向本院院长提出申请而是在审限即将届满时才匆匆忙忙向院长申请,有的甚至是在发现已经超出审限,才急忙向领导汇报,事后补办手续。本院院长或上级法院在审批审限延长和扣除的时候可能并不知晓案件的真实情况,或者考虑其他方面的问题,即使对下级一些不合规定的申请也开绿灯放行。期间计算不准确是审批标准与程序执行不严的另一个表现。虽然诉讼法对期间的计算标准有明确规定,但是由于期间种类较多且与程序相伴,办案法官往往不会太注意这些琐碎的非实体问题,因此期间计算不准确使审限延长和扣除审的批标准与程序在执行上打了折扣。

审限延长和扣除制度具有强烈的职权主义色彩,往往易造成对当事人程序权利的漠视。尽管审限是否延长或扣除对当事人来说意义重大,但司法实践中当事人的参与权和意见表达未受到应有的尊重。

3.1.2审批行政化与审判效率的矛盾

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审批,无论是本院院长还是高级法院亦或是最高法院都会产生一个附带效果---强化了法院系统的行政化管理。

我国的独立审判是人民法院的独立而非合议庭和法官的独立,合议庭和独任法官的审判职权受到法院内部分工的极大制约,由于合议庭和独任法官的审判职权不到位,法院内部的审批程序繁杂,审限延长和扣除的审批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审批的行政化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法官在处理案件是的情绪心态,这对案件的公正审理到底会有多大的影响还难以断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自下而上的请示汇报本身也要占用不少的时间,反倒造成诉讼拖延。

从某种程度上讲,法院的行政化管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我国法院的办案效率。一方面,通过法院硬性的行政化管理和自上而下地严格限定、监督,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和程序得到执行,使得诉讼效率得到提高;但另一方面,法院的行政化体制又掣制着诉讼的进展,特别是一些基层法院和中级法院,主管审判工作的院长出于谨慎,审核法律文书时考虑社会因素过多亦或者是受到其他组织的干扰,导致部分文书迟迟签发不了,案件迟迟不能下判。同时由于独任法官和合议庭的审判权并非是独立的,合议庭在一些意见分歧较大的案件上要服从审委会的决定,因此这都加重了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在审批上的行政化色彩。

由于行政管理和审判管理并未分离,行使审判指导和管理的院庭领导同时行使行政管理权,行政事务繁忙,审批行政化与审判效率的矛盾在司法实践中本是一个宏观的问题,但在繁多的申请报批中表现的更加突出。

3.2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现状的原因分析

3.2.1重实体轻程序思想的影响

重实体轻程序在我国的司法传统中经久不衰,结果公正甚至被看成公正的全部,不少人认为只要保证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分配在结果上符合情理,至于过程如何可以在所不问。因此,在他们看来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是否符合程序要求,期间计算的是多了还是少了并无大碍。

在审判中,当事人对那些专业性较强的程序性问题缺乏兴趣,法官也往往在这些繁琐的细枝末节上放松警惕,社会在评价法院工作时常以结果为标准。当前,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要追求的是政治效果、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相统一,在这种司法理念的指导下,平衡各种利益时以程序上的牺牲为代价而获得一个较好的社会效果似乎是可以接受的。

国家和人类的一切典章制度一样,都是纯粹的手段。[4]这种法律工具论思想还存在于不少司法工作人员的脑海之中,法律不被信仰是造成重实体轻程序思想泛滥的重要原因。

3.2.2司法资源配置的失衡

近年来,我国法院受理的案件大量增加,尤其是在基层法院,更是承担了其中绝大部分案件的审判工作,每名审判员往往同时要处理几起甚至几十起案件。加之法院的其他工作安排,基层法院,特别是民事审判庭审判人员的工作压力较大,但是这些法院却因人事编制,经费投入等问题致使投入案件审判工作的法官不能满足需要,司法资源配置的失衡客观上影响到了法官在审判时执行程序的质量。

3.2.3法律规范的不完善

在分析现有法律中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规定时,不难发现模糊的法律用语及法律规范相互间的冲突是导致其现实问题的又一原因。如司法解释对刑事诉讼第168条的突破,还有众多诸如“有需要”、“特殊情况”等难以具体把握的情形,由于这些弹性的规定,部分法官报请延批就带有很大的随意性,他们习惯以“案情复杂、疑难”为由申请延长审限。而何为“复杂”、“疑难”,法律没有具体界定,审批者无法找到充分的理由拒绝,导致案件审限的延长。再如因申请重新鉴定,法院决定“延期审理一个月”之内的期间,根据刑诉法解释和《审限规定》,是不计入审限的,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被告人在押的案件,除对被告人的精神病鉴定时间不计入办案期限外,其他鉴定时间都应当计入办案期限,按照这样的规定会导致其他鉴定的案件容易出现超审限的情况。

尽管《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明确规定法官应当遵守法律规定的诉讼期限,在法定期限内尽快地立案、审理、判决。但是,法律对违反审限制度的行为还是缺乏有效规制,惩戒不力。其中《法官法》未将违反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审批列为禁止行为,而职业道德上的要求由于需要凭借法院系统内部的监督才能起效,因此,法律之外的非强制性规范很难发挥作用。

3.2.4法官方面的问题

司法职位是一个具有特殊压力的职位,要求占据司法职位的人无私的严格程度几乎无与伦比。[5]然而事实上,法官素质的不均衡也是客观存在的。

对于一些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部分法官因审判经验不足,缺乏处理复杂关系的技能、技巧和耐心,依赖审判长、庭长为其把关;部分法官的审限意识不强,轻程序的观念根深蒂固,对审限制度的严肃性未有足够重视与维护,在申请何审批审限延长和扣除时没有认真研究案件的真实情况和实际需要;部分法官因理论基础不深,对法律法规不熟悉,甚至对于不同性质的案件,不同情形的案件,可以延长多久,应经哪级法院批准不甚了了。

在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时,一个常犯的错误可以说明法官存在的问题。如按普通程序审理的第一审民事案件,在第一次经本院院长批准延长六个月后还需延长的,应报请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而不少办案人员仍向本院院长申请批准。行政案件的延长审限报批也出现类似的错误,应向高级法院报请批准的,有的办案人员直接向中级法院报请批准。

3.2.5监督不到位

长期以来,审判过程的外部监督虽然大有改善,但还存在大量 “盲区”,尤其是在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执行上。由于这一程序的不透明,当事人很难提出有效异议,而普通公众更是无从监督。

在法院的内部监管中,审判流程管理并不是万能的。按现行操作方法,一般在审限即将届满前,通过本院局域网或司法统计员书面催告,督促案件承办法官在审限内结案。但是流程管理的有效性并不高,因为审理中的延期、中止、评估、鉴定等环节只能依靠承办法官自觉上报,而对法官上报情况的真实性和准确性的评判本身就要消耗有限的司法资源。

审判绩效考评的缺陷也是监督不到位的表现。一直以来,审限并不是作为法官审判绩效考评的重点指标,对于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执行效果也没有列入考核范围,至多只考核是否超审限。另外,中级法院虽对办案数量进行了考评,但却是各部门量化考评,未出台法官个人办案数量和质量考评管理办法,造成法官办案积极性不高,在案件审理期限上的细节问题自然也缺乏关注热情。

章 优化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和程序的设想

基于上一章中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及其原因分析,本章将提出完善立法的建议,并提出建立审限预警机制的构想。

4.1完善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立法工作的建议

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和程序的完善,首先必须从法律法规上进行调整。

刑事诉讼方面,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第202条比旧法有了很大进步,但是原来的司法解释在新诉讼法实施后是否还继续适用尚不明确,同时法律中模糊的标准也应进一步明确。因此本文建议将最高人民法院《审限规定》适时做出修改。

最后,可从《法官法》入手,将拖延办案和违反审限变动审批规定的行为列为禁止行为,并规定相应的责任形式,以加强对法官违反审限制度的行惩戒。

4.2关于建立审限预警机制的设想

严格执行审限延长和扣除的制度需要在法院内部建立起专门化、系统化的审限预警机制。这一机制包括原有的审限督促程序和前期的培训与后期的考核评价。

这一系统的核心是在案件网络管理中开发一套专业的网络软件,它监控案件从受理开始至审结之日止的全部期间,包括诉讼中止、延期审理、各种鉴定等影响期间计算的所有法定事项以及网上申请审限延长和扣除的程序。该系统拥有倒计时和报警功能,当案件审限届满前7-10日,系统开始显示提示信息,当审限届满时案号就自动显红,冻结该案。同时系统对法官所办案件超限的数量及比率进行自动统计,当超审限率达到一定程度时,系统自动冻结该法官的系统账号,法官的审案资格将被中止。

在预警系统投入使用前,各级法院应将审限预警系统的使用方法作为一项培训项目,举办业务培训班,或召开专项审判工作会议,提高审判人员的审限意识和使用预警系统的能力。

在预警系统投入使用后,将系统统计的情况纳入法官与法院工作的考核评价,并根据统计反映出的问题对审判人员进行再培训。

4.3加强法院执行审限制度的透明性和外部监督

从个人和社会的角度来看,正义问题总是与关于效用的考虑交织在一起,而且与规范制度的效果交织在一起,希望公正的个人把正义的想法包括在他们的实际考虑之内。[6]因此在审判中建立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异议制度是有必要的。            

长期以来,人民法院在审判公开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公众的监督往往不及于审判过程中的审限问题,法院在执行审限延长和扣除时自由裁量的空间很大,而当事人对法院的决定无法进行有效异议,普通民众监督就更无法对此形成有效制约。过度强调法院在审限上的自由裁量权易使人们失去安全,并破坏法治的统一。当事人对案件的审理程序上的变动情况享有知情权,当案件因特殊情形需延长审限或者因诉讼中止、各种鉴定需要扣除审限时,应书面告知双方当事人、代理人或其他相关单位。告知的内容除时间的变动决定外还应包括变动的事由和法律依据。在当事人或利害关系人知晓审限变动的同时在一些情况下应授予当事人异议的权利,这种程序性权利应该在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中得到更大的保障。

 语

综前所述,本文认为,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审批标准和程序在学理上有待进一步研究,在立法上有待进一步完善,在司法实践中应加强监管。但在现行法律未对审限制度做出更加系统化的规定之前,各级人民法院要高度重视审限的意义,准确理解和把握《审限规定》,最大限度的避免各种弊端的产生。

需要强调的是,审限规则不只是法院的工作纪律,更是程序法的要求,违反审限同样是违法。尽管在当前缺乏有效制裁这一违法行为的规范措施,但是改变这一现状的动力依然存在。

在此,我们希望引起人们对延长审限和扣除审限的关注,使司法机关的办案的透明度进一步增强,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审判活动过程的高效和结果的公正,以树立司法机关的良好形象,维护人民法院的司法权威。

参考文献

[1] 孙长永.刑事诉讼证据与程序[M].中国检察出版社,2006.

[2] 江伟.民事诉讼法[M].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3] 陈光中.刑事诉讼法[M].第三版,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4] 张文显.法理学[M].第三版,法律出版社,2007.

[5] 左卫民.最高法院研究[M].法律出版社,2005.

[6] 朱孝清.论诉讼监督[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2(5).

[7] 张林.王维永.论审判权运行中延长审限制度之改造[J].法律适用2011(7).

[8] 龙宗智.徘徊于传统与现代之间——中国刑事诉讼法现修改研究.

[9] 刘淑娟.不讼而胜/国家权力与公民权利篇[J].河北人民出版社2002年.

[10] 卢志刚臧峻月.民事审判中隐性超审限问题的调查与思考.[J].人民司法.2008.

[11] 龙宗智.徘徊于传统与现代之间一一中国刑事诉讼再修改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

[12]  司法部研究室.司法行政研究论文集[M].法律出版社,2009年.

[13] 苗兴娟.法院违反民事诉讼法的程序性责任制度研究.中国政法大学 2006 [14]唐莹.民事诉讼审理期限制度分析.河南大学. 2008年.

[15] 沈言,潘庸鲁.我国刑事诉讼法一审普通程序法定审限问题检讨.[J].中国刑事法杂志.2011年06期.

[16] 章武生.民事诉讼法新论[M].法律出版社,1993.

[17] 张卫平.程序公正实现中的冲突与衡平——外国民事诉讼研究引论.成都出版社,1993.

[18] 柴发邦.体制改革与完善诉讼制度[M].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19] [英]丹宁勋爵.法律的正当程序[M].李克强译.法律出版社,1999.

[20] 刘加良.侯艳芳.民事审限延长制度探析.中国民商法律.网.http://www.civillaw.com.

[21] 潘剑锋.中国民事审判程序体系之科学化革新—对我国民事程序及其相互关系的反思.中国民商法律网http://www.civillaw.com.



[1] 怀效锋著,《法院与法官》,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404页。转引自王福华、融天明,《法律科学》2007年第四期,97页。

[2]【德】韦伯:《儒教与道教》,王容芬译,上午印书馆1995年版,第200页。

[3] 陈光中主编,《刑事诉讼法》,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9版,第246页。

[4] 【德】费希特:《行动的呐喊》洪汉鼎译,山东文艺出版社1988年版,第78页。

[5] 【美】卢埃林:《普通法传统》,陈绪刚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42页。

[6] 【英】麦考密尔、【奥】魏因贝格尔:《制度法论》,周叶谦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56页。

 


编辑:研究室
文章出处:

浏览记录

整站检索

理论研究

经验交流

办案札记